今天還是持續大雨,早上把小孩趕上樓讀書,兩個大人一個看電視,一個在網誌裡留幾個回應,回自己的地方校正錯字,把舊文章貼出去,然後就不知做什麼了。

老公嗑瓜子喝啤酒,煮一鍋竹筍酸菜豬腸湯然後看電視。越沒意思就過來掐我,不是掐我脖子那個掐,而是台語發音的掐,把我整個人拖到地上,整天打打鬧鬧的,他出手是柔道,把我掐的東倒西歪,我用跆拳道反擊,他一段我兩段,我還要他裝死給我看,狠勁捶他下腰,他要邊跳邊唉嚎,並且出十分痛苦的表情,佯裝被我揍得鼻歪嘴斜,眼凸還流血。

朵拉乀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