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看著臨摹雷諾瓦的玫瑰花,嘀咕說真像梵谷畫的畫!呃?這是雷諾瓦的花,我解釋。老師說他知道是雷諾瓦。我想請老師幫我看看哪些須要修正?順便幫我改畫。


右邊暗部再暗一點,瓶身再亮一點,老師說完轉身要離開。我說老師為什麼幫同學畫那麼多,卻連一筆都不肯幫我?


因為我改妳的畫的味道會跑掉,老師解釋。老師覺得我辦得到。但我就是無法再畫下去了,我嘀咕。老師還是走開要我自己來。


總之現在畫玫瑰越來越有心得了,也愈發駕輕就熟,老師覺得我可以加入畫會了。老師找來畫框,說我的畫框起來變得很不一樣,同學說馬上顯出價值,他們覺得這幅很不錯,有同學也想畫玫瑰,一時引來一陣雷諾瓦的玫瑰熱。


我知道老師的話是鼓勵居多,問我有沒有帶給我信心?說完暗自笑了起來。我說有,剛開始還看不懂雷諾瓦的抽象法,現在漸漸懂了,有一點心得,而且非常喜歡這樣亂塗 ,至於信心則是沒有,覺得畫還太弱。


上一幅因為同學畫婚禮中幸福女人的捧花,我跟著畫一張,察覺自己沒有耐心勾勒精緻的花朵,我說我好像不會工整的畫法。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別人謙虛的態度,太虛假了,同學忍不住對我衝口,妳都那麼會畫了。


但我還是覺得不會畫,或許該改口,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。老師說可以簽名了。怕之後又再改畫簽了徒勞,我說,再說吧。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朵拉乀夢 的頭像
朵拉乀夢

朵拉乀夢的部落格

朵拉乀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